第1168章 禹郡王来援!
书名:霸婿 作者:朽木可雕 本章字数:482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12:00:45

自从凌杰几天前在解语花的帮助下淬炼出第一个庆轮之后。凌杰的精神界的确前进了一大步,远远超越了第一庆轮。

但,距离触摸到第二庆轮的门槛还有很大的距离。

凌杰甚至一度认为自己需要耗费至少大半年以上的时间,才可能触摸到第二个庆轮的门槛。

没想到,才过了短短几天的时间。

借助这秦川之战的惊天势能,凌杰隐约的触摸到了第二庆轮的威力。

很多人的心态,志气和眼界。往往是因为经历了很多事,看到了很多从前从未看到的局面,这才发生蜕变。

比如一个大半辈子都生活在穷乡僻壤的穷小子,第一次来到城市里,看到了汽车,高楼大厦,火车,飞机,大炮等等。

这些东西,都会对这个人的心理产生无法言表的蜕变。

何谓开启蒙昧?

这就是!

而此时此刻的凌杰,见识了秦川之战这场空前绝后的大战。对他的心理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击。

这么强大的冲击力,帮助凌杰打开心志,一跃触摸到了第二庆轮的门槛。

十岁不愁,二十不悔,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。

一个修者的地儿个庆轮,就是二十不悔!

不悔!

此时此刻,凌杰对不悔两个字,仿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理解。

看着这些年轻的战士们前仆后继的冲向战场。

无惧生死!

这不就是不悔么?

那些战场的指挥员,将官。同样身先士卒,不断加大攻击力量,防御力量。他们身为将官,纵观全局,运筹帷幄。明知道继续打下去会伤亡很大。

但,他们仍旧没有退缩。

这,不就是不悔么?

还有双方的顶级将官。

朱铁成,相国。赵飞龙,妙音身世,大裁决等等这些顶尖级的人物。他们每个人都很清楚,继续打下去,战斗规模会越来愈大。最后导致失控。

但双方都义无反顾。

这不也是不悔么?

那么,我凌杰有不悔么?我凌杰后悔过么?

自凌杰在中海市崛起以来,凌杰一路高歌猛进,经历过无数的大战。中海之战,汉江之战,黔江之战,津河之战,中东之战……

一路上,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价,不知道葬送了多少性命。

但,凌杰从来没有后悔过。

哪怕经历了夏皇亲征,中东之败。凌杰和白子歌等人面临着无法想象的压力。在那般情况下,凌杰仍旧没有放弃,更没有后悔过自己的所作所为。反而和白子歌重新凝聚意志,重新部署。

继续前行!

一路前行,凌杰从来后悔过!

如果非要说有后悔的话,那也是凌杰每一次后悔自己没做好,导致了失败,断送了无数人的行为。

但对于凌杰这么多年来所坚持的道路,他从未后悔。

这,就是二十不悔!

我凌杰现在已经二十八了。

也该淬炼出自己的第二个庆轮吧?

这个疯狂的念头在心里诞生之后,凌杰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离开,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淬炼第二个庆轮。

不过,此刻战事紧急。

凌杰身为副督察,要担任指挥之责。

朱铁成,相国岳东楼和凌杰组成了最高指挥三人组。

凌杰无论如何都无法离场。

想到这里,凌杰感到很失望。

既然无法离开战场,那就站在这里好好的感悟吧。争取这里所有的感悟都积累起来,留着以后,找个机会突破第二庆轮。

凌杰的第二庆轮和他人不同。

凌杰没庆轮的时候就可以诛杀第一庆轮的卫贤。如今刚刚淬炼出第一个庆轮,凌杰自信可以轻松击败一般的第二庆轮强者。可一旦凌杰淬炼出第二个庆轮。他自信可以轻松击败一般的第三庆轮强者。

这,就是凌杰的底气!

呼!

凌杰深吸一口气,站在城墙之上,静静的感受着眼前的一切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。第二庆轮的轮廓越来越清晰。最后,凌杰索性闭上双眼,仔细的用自己的精神感受着场上的不悔道心。每一个冲锋的战士,都是不悔道心。数十万上百万的不悔道心组合在一起,形成强大的威慑力,极大的撼动了的凌杰的感悟。

这就是不悔啊!

凌杰深深呼吸。

任凭时间流逝,他的心神仿佛和这战场完全的融为了一体。感受到每个士兵的悲伤,绝望,和热血,还有不悔!

原来,每个人心中都有不悔。

哪怕再懦弱的人,也会有不悔的时候。

足足过了两个多小时。

战斗进行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。

双方投入的兵力,各自达到了七十多万。

加在一起,一百四十万!

如此凶猛的战斗,凌杰都十分罕见。

而眼看城墙越来越破,出现了无数的缺口。眼看就要挡不住了。

朱铁成这时候忽然大叫一声:“相国大人,副督察大人,敌军的攻城力量太强了。我们恐怕要挡不住了。怎么办?”

凌杰这才睁开双眼,看到血流成河的战场。

太惊人了!

任何一个指挥官看到这样的场面,只怕都会忍不住感到畏惧,会下达撤退的命令。

朱铁成显然也有点顶不住了,问道:“现在是否要撤退?敌军的兵峰太强了。我们硬打的话,只怕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相国面色凝重,并未第一时间表态。

就这时候,凌杰咬着牙,一字一句的道:“不能撤退。立刻压上所有的战士,爆发最疯狂的反扑。这个时候如果撤退的话,我们丢掉的就不单单是东岳城了。我方的士气一泻千里,每个士兵都会对敌军畏惧如虎。后续再也没有办法组织像样的抵抗了。敌军最疯狂的攻击,我们必须挡下来。才有后续的防守。”

这话一出,朱铁成都惊呆了。

岳东楼都对凌杰刮目相看。

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年,在亲眼见识过如此疯狂的战场后,还敢说出这样的话。

十分了不起。

岳东楼稍微沉思片刻,随后道:“我赞同凌杰的意思。朱铁成,下令全军出击。必须重创敌军的锐气。挡住这一波,我们东岳城还能继续驻守几天。否则,一泻千里,通天城下辖三十六大行省都要丢的精光。”

原本有点惊魂未定的朱铁成,此刻心思稍稍安定:“好,我现在立刻下令!”

一声令下!

东岳城内百万大军倾巢而出,疯狂压了上去。

一瞬间,战斗直接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巅峰。

饶是飞龙城的士兵战斗力比东岳城要强大的多。但也禁不住人多啊。

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后,飞龙城的攻城势头,终于被压制住了。

历经一天一夜的战斗。

飞龙城大军撤退!

回防军营,整军备战。

而东岳城的士兵们,此刻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呐喊!

那是胜利者的嚎叫。

虽然他们知道战斗还远没有结束,但这一次能够压制飞龙城的势头,对每一个士兵的信心都有很大的激励。

入夜,东岳城大军休整。

书房里。

朱铁成戎装归来,显得很兴奋:“果然如副督察大人所料。我们全线压上后,击退了飞龙城的第一次攻势。现在我方的士兵虽然伤亡两倍于飞龙城,但每一个士兵的信心都爆棚,士气高昂。我认为,这样的牺牲,很值得。”

朱铁成坐下来大口喝茶。

凌杰轻声道:“东岳城的战士,都是勇士,英烈。他们能够在面对飞龙城的时候还能爆发出这样的战斗力,此前我都没想到。朱城主,你带出来的士兵,果然非比寻常。”

朱铁成苦笑道:“副督察大人你就别折煞我了。现在,我们还是落败了。下一次飞龙城的攻势必定会更加凶猛。我们,未必能够抵抗。”

凌杰道:“我知道。但那都是后话了。等陛下的驰援赶来吧。如果坚持不到陛下的驰援,靠我们自然无法抵挡飞龙城。对了,你是否从其他的地方调兵过来?”

朱铁成道:“已经调兵了。最近三天,每天都陆续有数十万大军进驻东岳城。补充伤亡的士兵。但新来的士兵战斗力不强。只怕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凌杰道:“能拖一下是一下。我和相国刚刚接到军报,夏东王和禹郡王的大军也即将赶过来驰援。不过不知道为何,夏东王的大军行军缓慢。至今没有具体消息,倒是禹郡王十分积极。明天即可抵达东岳城。这一支大军也有五十万之众,都是精锐,可以上战场,为我们缓解压力。”

朱铁成听了十分欢喜:“如此甚好。看来禹郡王还是心系天下啊。如果这一次真能够守住东岳城,禹郡王立下天功。至于夏东王,我看他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要驰援我们吧。不过做做样子罢了。”

凌杰轻笑两声,没说话。

这些话,凌杰自己不能说。

朱铁成说出来,效果最好了。

凌杰道:“好了,大家早点休息,明天恐怕他们还要攻城。”

“好,我现在去军营视察一下。相国大人和副督察大人早点休息。明天还需要你们运筹帷幄。”朱铁成对凌杰十分敬重。

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后,朱铁成这位陛下的亲信,对凌杰十分认可。关于通天城内的大小事务,他都要向凌杰汇报。显示出超凡的信任。

第二天,飞龙城第二波攻击爆发。

相比第一次的攻势,这一次何止强大了两倍?

攻城一个小时,守军就挡不住了!

两个小时,破城!

根本挡不住!

哪怕无数士兵拼了老命,也挡不住。

就这个时候,凌杰下达了第二道命令——撤退!

朱铁成和相国虽然觉得惋惜,但还是遵从。

两百万大军,放弃东岳城,后撤至后方的废铁城。

原本有将近三百万大军,这是通天城下辖三十六大行省的所有精锐达军。在东岳城一战,直接折损了三分之一。

一天后,飞龙城长驱直入,攻击废铁城。

挡了一天。

凌杰再次下达了撤退命令!

两百万大军,再次折损了五十万!

只剩下壹佰伍拾万了。

第三座城市,是韩元城。

一天后,韩元城之战爆发。

大军再次折损五十万。

凌杰再次下令,带着大军撤入了通天城!

这是下辖三十六大行省的都城了。

已经退无可退。

六月末。

六月二十七。

通天城之战爆发。

这是最惨烈的战斗。

朱铁成等人没了退路,如果通天城都丢了,那么整个通天城下辖三十六大行省都要丢个精光。所有的士兵在这里组建了人肉长城。殊死抵抗。

第一天,折损五十万。

攻城,并未停息。

还在持续。

就在朱铁成大军即将崩溃的时候。

一股大军忽然猛攻飞龙城大军后方。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损失。飞龙城不得不撤掉攻城的大军,掉头去围攻后方的敌军。

浑身鲜血淋漓的朱铁成看到大军后撤,整个人都几乎虚脱了:“撤了,终于撤了!”

无数士兵纷纷呐喊,歇斯底里的咆哮。

这是东岳城之战爆发以来,他们第二次打退飞龙城大军的攻势!

凌杰和相国也第一时间来到了城墙之上,遥远的看着前方的战况。

朱铁成快速冲了过来,大声道:“相国大人,副督察大人,是不是陛下的驰援到了?”

凌杰摇头:“我看这情况不太对劲啊。如果是陛下的驰援,肯定会给飞龙重创,但现在的情况,似乎后方的敌军受到了重创,已经开始溃散了。莫非是禹郡王的援军?”

凌杰心中自然知道这是禹郡王的援军。

但有些话,凌杰不方便自己说出口。在心底,禹郡王是凌杰要辅佐的人。凌杰不能让任何人自己为禹郡王说话。

有些话,由别人来说最合适不过了。

“按照时间推算,禹郡王早几天就应该抵达东岳城了。但因为我们没守住东岳城,一路后撤。这才导致禹郡王的援军一路追赶。今日才抵达此地。相国大人,你怎么看?”凌杰问。

相国没多想,经过这段时间和凌杰生死与共,相国完全相信凌杰是真心投靠夏皇,绝无二心,当下道:“我也认为是禹郡王的援军!陛下的驰援力量,不止于此。”

朱铁成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禹郡王的援军?他怎么胆敢独自狂攻飞龙城大军后方啊?他的大军量不强。这样会出大事的。”

相国道:“禹郡王估计是看到这里即将破城,不愿看到通天城被扫灭,又来不及通知我们。这才不得已发起奇袭。禹郡王啊禹郡王,不愧是陛下最值得倚重的皇子。这一次为保住我通天城立下不世之功。”

凌杰道:“我们不能放任不管,必须去驰援。朱铁成,你调集两万最精锐的重骑兵,跟我去驰援!”

朱铁成道:“好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